关于依法加强海草床保护的建议

发表时间:2018-08-23

  刘慧(九三学社青岛社员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研究员、博士)说:

  海草是一种开花的草本高等植物,由叶、根茎和根系组成,生活于热带、温带近岸海域或滨海河口区水域中,生长在淤泥质或沙质沉积物上,是从陆地逐渐向海洋迁移而形成的。大面积分布的连片海草称为海草床。

  海草床是近岸水域高生产力和高生态服务功能的物质基础,对渔业资源补充有重要意义;海草床不仅有水质净化和固碳功能,而且可以为各种海洋生物提供丰富饵料和庇护所,从而显著提高海洋的生产力和渔业资源量。海草床的生物多样性异常丰富,是多种鱼虾贝类的育幼场和关键栖息地,调查发现1公顷的海草床内就有多达4万条鱼和5000万个小型无脊椎动物。因此,海草床已经成为国际海洋生态保护的关注重点,欧盟等国早在1992年就将海草床列为优先保护的生物栖息地(Dir 92/43/CEE)。

  半个世纪以来,由于海水养殖、围填海和各类海洋工程建设,导致我国海草床急剧萎缩,仅威海市就有超过90%的海草床在近20年内消失。海草床一旦遭到破坏就很难恢复,在完全排除各种负面影响的前提下,海草床全面修复需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时间。同时影响我国海洋捕捞业总产量,导致主要捕捞种类逐渐趋于小型化和低值化,造成渔业资源衰退。

  《中国人民共和国渔业法》及其实施细则中,针对渔业生态环境管理的措施只包括控制环境污染和科学开展增养殖两项内容,基本上没有体现关键栖息地的保护、尤其是对渔业生物育幼场(包括海草床)的保护。在《海域使用管理法》、《海洋环境保护法》和各级海洋功能区划中,同样没有体现海草床保护的内容;《海环法》中虽然要求保护滨海湿地和重要渔业水域,但并未把海草床提到与红树林、珊瑚礁同等重要的地位,更没有明确规定将海草床等关键栖息地设为海洋自然保护区。这些都不利于海草床的重点保护。

  目前,我国少数海草床虽在国家级海洋保护区和《中国重要湿地名录》(例如山东荣成大天鹅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范围内、或已列入省部级保护区(例如荣成楮岛藻类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但由于保护制度不够完善、保护对象不够明确、管理不够严格,海草床的生态状况并未得到显著改善。尚未列入“名录”和“保护区”的海草床,各种养殖和捕捞活动(包括对底栖生态系统造成毁灭性破坏的泵吸式捕捞)、围填海施工等仍在持续。国家海洋局于2016年12月公布的《关于加强滨海湿地管理与保护工作的指导意见》也未提出保护“海草床”,因此,将“海草床保护”纳入海洋保护法规恰逢其时。

  我国在进一步调查确定仔稚鱼栖息地等关键生境的同时,应尽快将海草床划为禁渔红线区,采取最严格的保护措施,禁止一切捕捞和养殖活动,给渔业资源自然增殖和补充提供必要的条件。当前我国正在全国沿海大力建设海洋牧场,重建和修复海草床、鱼礁等渔业栖息地;与其投入巨资修复渔业生境(真正修复好可能需要数十年时间),莫如将现存的天然海草床保护起来!

  为此建议:

  1.依法保护海草床。在修编《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法》、《海洋环境保护法》和《海洋功能区划》等法律法规时,应突出海草床的保护;在划定海洋生态红线时,将海草床作为生态敏感区、脆弱区和关键渔业生物栖息地,划为生态红线区,严格禁止渔业、采砂和一切海洋工程建设。

  2.建立海草床保护与修复技术。研究建立包括海草人工繁殖、海草种植和增殖、保护性人工鱼礁的设计标准与布放、永久性生态锚系的设计与建设等海草床保护相关技术,为持续开展海草床保护工作和巩固海洋牧场建设成果,提供技术支撑。

  3.加强海草床的科学调查与监测。进行全国范围的海草普查,并绘制海草地理信息图。对现存海草床的面积、海草床面积年际变化连续观测,跟踪其变化趋势;对人工修复的海草床,要监测其10~20年内的生长情况,并对后续发展进行预测。跟踪监测海草床及其周边的渔业、旅游、石油开采和围填海等活动,评估和记录这些活动对海草床的生态影响。

  4.强化海草床永久保护机制。将我国沿海面积大于10公顷的大型海草床列入《中国重要湿地名录》和中国滨海湿地优先保护列表,并将面积大于100公顷的超大型海草床设定为海草保护区(国家级水生生物自然保护区),为海草床的永久性全面保护创造条件。同时建立海草床监测与保护志愿联盟,让全社会形成合力,监督、制止或向当地政府举报恶意破坏海草床的行为,防止海草床退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