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入生物安保技术实现水产健康养殖

发表时间:2018-08-23

  梁艳(九三学社青岛社员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副研究员)说:

  “生物安保”(Biosecurity)是近年来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和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在国际动物卫生领域提出的新概念,是为了保护自然水生资源、渔业、水产养殖、生物多样性、和/或养殖种质,采取的用于减少或消除水生动物疫病引入和传播的活动总和(FAO,2007),在管理、技术和设施上执行的一整套措施(OIE,2015)。是一种战略性综合方法,既包括政策框架,又包括管理框架。目的是分析管理与人、动物、植物生命和健康有关的风险,包括相关的环境风险。通过生物安保技术体系从源头正面防控疫病,减轻和消除生物风险对产业的威胁。

  美国最早在1984年启动的“联邦对虾海产计划”中提出的无特异病原(SPF)培育计划,实际上是生物安保概念的实践,经过10年的努力,美国最早在全球建立了凡纳滨对虾SPF苗种的培育技术,培育出的6个家系达到了SPF标准,在此基础上,逐步开展了对虾良种选育,并使SPF规模不断扩大。目前中国主要的亲虾供应商,包括美国虾苗公司SIS(Shrimp Imppoverment Systems)、美国科拿湾海洋资源公司(Kona Bay White Shrimp)、泰国正大集团等均是提供SPF基础上的种苗。生物安保技术体系的建立,为凡纳滨对虾的多个品牌从美洲走向全球做出了关键贡献。

  近年来,FAO和OIE等国际组织均大力推荐各国实施生物安保计划,使这一概念得到不断充实和完善。欧洲、美国、加拿大、泰国等先后做出了响应,水产养殖的生物安保体系在逐步建立,在全球水产养殖产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中,生物安保概念越来越得到重视和运用。

  “与国际趋势相比,我国水产养殖健康养殖与病害控制在实践中还常常相互分离。海水养殖动物品种不断增加,养殖模式不断创新,养殖规模不断增大。然而,养殖病害问题也越来越严重,导致养殖产业蒙受重大损失。我国养殖病害防控长期依赖药物,缺乏生物风险管理和应对意识,这导致外来病原、病原新株型及新病原不断出现,病害问题日益严重,药物滥用的现象也十分突出。水产种业也一直忽视生物安保,导致对虾苗种中病原检出率高,整个产业严重受到病害的困扰,产业发展、产品质量和食品安全都受到巨大影响。近年来多种疫病的爆发流行使我国对虾养殖业遭受了严重损失。通过我们前期对多病原分子流行病学监测和病原病理研究表明,我国海水养殖动物疾病的发生与流行是多种新病原、病原新老株型及外来病原的交互作用的结果。如目前可以确认危害对虾养殖的疫病除已知的白斑综合征(WSD)和传染性皮下及造血组织坏死病(IHHN)以外,还存在病毒性偷死病(VCMD)、急性肝胰腺坏死病(AHPND)、黄头病(YHD)和肝胰腺微孢子虫病(HPM)等4种主要新发疫病,这些新发疫病分别由偷死野田村病毒(CMNV)、高致病力副溶血弧菌、黄头病毒(YHV)和虾肝肠胞虫(EHP)感染所致,并且常检出多病原共同感染的情况。分析原因,是由于目前在对虾生产实践中缺乏生物安保控制技术和标准,导致亲虾带毒繁育、虾苗带毒投放的情况普遍存在,这在客观上助长了上述多种病原的传播和流行,进而使对虾种业、养殖业连续遭受重大经济损失。同时因为我国病害防控长期依赖药物,缺乏生物风险管理和应对意识,导致外来病原、病原新株型及新病原不断出现,病害问题日益严重,并进一步加剧药物滥用的现象。

  我国水产养殖生物安保状况已处于危急状态,成为影响水产养殖业可持续发展、食品安全、生物安全及国际贸易的重大问题。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的专家通过在国内大力宣传生物安保概念,已引起一大批水产养殖产业的管理者、科研机构和从业者的关注,但大家对如何开展生物安保的具体实施工作还没有明确的思路和技术规范。生物安保是水产养殖产业健康发展的核心保障,属国家、行业和产业发展的重大战略。如果能得到国家政策的支持,建立一套适合我国国情的水产养殖健康生物安保技术体系,并得以大力推广,在整个水产养殖产业起到引领作用,将有力推动我国水产养殖产业的健康发展。

  “通过实施生物安保技术可以降低病原引入、留存和扩散的风险,并减轻因此可能造成的不利影响。水产养殖健康的生物安保技术体系则整合了病害防控和健康养殖的各个方面,是水产养殖产业可持续健康发展必须实施的技术体系。为此建议:

  1.明确生物安保属国家安全中生态安全的重要地位。国家农业部、渔业局、全国水产技术推广总站加强生物安保新概念和新理论的宣传,提高各级政府和相关产业部门对水产健康养殖的生物安保重要性的认识,增强生物安保意识。从国家、地方到企业层面制定产业发展规则,维护水产养殖产业的可持续健康发展。

  2.积极参与国际水生动物卫生事务,提升我国水生动物卫生管理水平。我国是OIE、FAO、NACA等国际组织的成员国,应全面认识在国际水生动物卫生事务中履行国家职责的重要性。国家农业部应尽快开放水生动物卫生领域官方直接参与国际合作与交流的限制,充分利用国际资源提升我国水生动物卫生体系水平和职能。

  3.以生物安保为核心引导养殖产业结构调整。原种和良种是水产养殖产业源头和基础资源,其质量极大影响着整个养殖产业的效益。国家渔业局、全国水产技术推广中心在有条件的企业,与科研机构紧密结合,开展生物安保的技术实践和示范,建立种苗繁育和养殖的生物安保实践标准;严格审查原良种场的生物安保能力,建立认证门槛,完善国家级和省级原良种场建设和管理。

  4.尽快实施一批水产生物安保科技重点研发计划。国家科技部设立实施一批包括水产疫病流行病学研究和系统性长期监测计划、水产健康生物安保理论创新与技术研发计划、生物安保需求下的水产诊疗制剂研发和应用,及智能化水产健康生物安保网络研发计划等有针对性的基础研究,尽快推动水产养殖健康的生物安保体系理论和技术方面的科学研究,建立一套适合我国国情的水产养殖健康生物安保的理论体系和技术规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