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水产品中海洋生物毒素安全风险亟待关注

发表时间:2018-08-23

  谭志军(九三学社青岛社员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研究员)说:

  近年来,我国对水产品安全越来越重视,围绕农产品、食品质量安全制定了一系列法律法规,其中,《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法》等9部法规涉及到水产品安全问题。但是,仅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产品质量安全法》中提到“含有致病性寄生虫、微生物或者生物毒素不符合农产品质量安全标准的”不得销售。相关法规及实施细则、标准的缺失使得关于海洋生物毒素安全风险防控问题仍没有很好的解决。亟待引起高度重视。

  一、主要问题

  一是海洋生物毒素大规模中毒事件时有发生。2011年宁波宁德贻贝腹泻性贝毒、2016年秦皇岛和2017年漳浦贻贝中麻痹性贝毒等大规模中毒事件,以及我国近年来数千起有统计的海洋生物毒素中毒事件的发生,均凸显出我国海洋生物毒素的污染状况和风险程度依然非常严峻。

  二是由于海洋生物毒素超标等问题,我国海洋水产品比例高达70%的贝类产品出口欧盟受限。自1997年欧盟委员会以发现我国出口到欧盟的冷冻熟贻贝中发现副溶血性弧菌为由,并将生物毒素沾染问题作为一个重要理由,全面禁止中国水产品进入欧盟市场。经过十余年努力,截至目前,我国只有獐子岛海域所产野生扇贝柱获得欧盟批准可以出口欧盟。我国其他地域大量贝类产品仍未获批,影响我国水产品对外贸易发展,也不利于我国在食品安全上的对外形象。

  三是海洋生物毒素的科学认知和防控技术不到位。基于安全的考虑,国内对河鲀市场直接进行了26年的自我关闭,仅于去年有条件的开放了养殖红鳍东方豚和养殖暗纹东方豚加工经营。如此大的市场因海洋生物毒素的防控问题而受到发展限制,不利于我国国内水产产业的健康发展。

  二、问题分析

  一是海洋生物毒素可以防控。海洋生物毒素实质是海水中一种自然现象,主要由真菌、细菌、藻类和动物等产生,总数超过1000多种,其中对我国消费者健康和海洋渔业产业发展具有较大风险的主要是贝类毒素、河豚毒素以及雪卡毒素等三大类,而且这三种毒素的风险都是经过环境-食物链-水产动物链条形成的。比如关于河豚毒素风险,通过严格养殖环境等可以生产低毒或无毒河鲀。只要从环境入手进行监控,是完全有可能做好防控工作的。

  二是海洋生物毒素防控难度较大。不同的海洋生物毒素都有其各自沾染主体,如贝类毒素的沾染主体是海洋双壳贝类,其中尤以贻贝、扇贝等最为严重;河豚毒素主要主体是河鲀、织纹螺等水产动物,其他如弹涂鱼、圆尾鲎等小众水产品也有河豚毒素风险;雪卡毒素则主要是热带珊瑚鱼,在我国主要分布在两广、台湾、海南等地区。各种毒素均具有独特的生态、环境行为,加上海洋水产品品种繁多、模式多样及周期漫长等特点,因此,水产品中海洋生物毒素风险防控难度较大,历来是国际社会水产品质量安全防控的难点、热点和重点。

  三是我国对海洋生物毒素风险防控落后于发达国家。我国对水产品中海洋生物毒素风险的科学认识还不足,防控技术、规范和法律制定等方面还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一是虽然我国针对水产品中生物毒素建立了一系列的检测技术标准,但仍未覆盖全部具有消费风险的贝类毒素、河豚毒素和西加鱼毒素等,且方法标准的有效性值得商榷。二是限量标准多采用欧盟等现有标准,未对限量标准进行充分的科学评估,缺少国际标准变更的应对能力和准备。三是虽然农业部和渔业局展开了一定的调查研究,但缺乏系统性和规范性,监控技术规范和风险评估技术仍然缺失。

  四是缺少中毒事件发生后的应急应对措施,对于国际壁垒的应对也相对被动。

  海洋生物毒素是一种高风险食品安全危害因子,毒性高、难预防、风险大,因此最好的防控是将其风险限制在产品上市之前。

  为此建议:

  1、实施常规监管制度,强化部门联动和信息共享制度

  依据我国近海渔业的产业布局和区域特点,由农业部牵头制定我国贝类产品中生物毒素的监控计划并形成技术规范,定时、定点、高频率开展我国重点海产品增殖区海洋生物毒素监控工作,并建立农业部主导的海洋局、环保局、卫生部等相关部门针对海洋生物毒素管控的联动制度,实施有害赤潮、生物毒素、中毒事件等的信息互通和共享制度。

  2、强化专项科学研究,建立生物毒素风险管控政策体系

  由农业部设立长期性、基础性调查资金,深入开展我国海洋生物毒素的基础污染调查,准确识别重点增养殖区生物毒素的风险来源和变化规律;并由科技部设立专项研究资金,针对特征生物毒素,研究目标毒素在水产品种的风险形成及调控机制;由农业部和卫生部主导,依据风险评估技术和原则,科学评价现有毒素限量标准及相关政策,建立监测、监控、预警及应急等生物毒素管控措施和技术体系。

  3、突破国际组织限制,提升风险应对能力

  由农业部和卫生部主导,强化与欧盟EFSA\美国FDA\加拿大NRC等国际权威组织的交流合作机制,跟踪发达国家相关政策动向,积极推荐技术专家进入国际组织相关工作组,参与国际专利、标准、政策的制定工作,提升我国在国际技术政策壁垒中的主动性、话语权和应对能力。

  4、建立风险防控措施,强化舆情引导作用

  由农业部和卫生部牵头组织成立由技术、科研、政策等领域的科技专家组成的生物毒素应对工作组,围绕生物毒素消费风险展开一系列调查研究工作,制定国内外产业发展或中毒事件发生的舆情应对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