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独立行使审判权和检察权制度的建议

发表时间:2017-12-04

    致公党员,山东万桥律师事务所主任李勇反映:司法去行政化、地方化要从人事、财政抓起。当前司法积弊的要害在于行政干预、地方利益影响司法独立,要确保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检察权,就必须科学地调整完善司法系统人事和财政制度,从利益格局和制度架构层面上深化改革。

  司法实践中,审判权、检察权的行使往往受到地方政府的影响,这种违宪情况屡见不鲜:刑事案件的办理要考虑信访压力;民商诉讼的裁判则以“维护当地经济环境”的名义搞地方保护;“民告官”的行政诉讼案件数量大幅下降,且多无果而终,这都与行政上的施压大有干系。上述情况之所以大量存在,是源于法院的人财物受制于地方行政权力,司法行政化、地方化已成为司法改革必须攻克的难关。

  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指出,改革司法管理体制,推动省以下地方法院、检察院人财物统一管理,探索建立与行政区划适当分离的司法管辖制度,保证国家法律统一正确实施。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第四个五年改革纲要》将司法管辖制度作为新一轮改革的关键,并将设立法官遴选制度,推动省级以下地方法院经费统一管理。据此,经过切实调研分析,提出如下参考建议:

  一、人事权向省一级收拢。全国人大常委员会设立国家法官、检察官委员会选任高级院法官、检察官;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设立法官、检察官委员会,对各高级人民法院法官、检察院检察官实行监督,并统一设置各地中级及基层法官、检察官的编制;各地中级及基层法官、检察官经过省级院法官、检察官委员会的遴选、考核后,由省级院统一向所在地的人大提名、提请任免,由省级人民法院法官、检察官委员会实行监督。

  二、建立司法专项资金的中央划拨机制和财政垂直管理体系。全国各级法院、检察院的经费由中央财政统一列支,由最高院、最高检会同国务院司法行政部门编制预算,报经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批准并拨付。最高院、最高检均设立经费和预算审议委员会,统一管理全国各级地方院的经费收支。

  三、司法审判管辖与行政管理区域“适当分离”。其目的是为“保证国家法律统一正确实施”。治标是为治本,上述“分离”不可机械照搬或夸大。建议对符合特定情形的行政案件、跨行政区划的民商事、环境保护案件予以提级管辖和指定管辖;结合各地特点和具体情况在部分区域开展试点,由省级法院在重大、疑难、复杂案件较多的地方派驻巡回法庭;另外搞好配套制度与措施,如司法准入机制、司法人员的精英化、工作生活保障机制等。

  四、完善审判权的运行程序和外部环境。建议建立严格的责任追究机制和法官弹劾机制,对于滥用职权干预司法者,依法严厉查处;改革现行审判委员会制度,完善主审法官、合议庭办案责任制,让审理者裁判、让裁判者负责;通过内外兼修,构造适合审判权运行的最佳内部机制和外部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