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界别民主的发展困境与化解之道

发表时间:2017-10-27

  一、界别民主:我国协商民主的重要形式

  界别民主作为政协协商民主的主要形式,是指是以界别为单位组织政协委员,以界别组织和委员个人的名义,代表所在的党派团体、民族宗教和各自阶层,反映各界心声,表达利益诉求,协调利益关系,履行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的职能,对国家事务、经济政治文化社会事务发表自己的看法,依法行使当家作主民主权利的履职活动。政协界别民主具有广泛代表性、平等协商性、专业参政性、发展变动性等鲜明特征,在推动民主政治的发展,巩固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协调利益关系,促进社会和谐稳定;适应社会阶层结构变动趋势,巩固和发展爱国统一战线等方面发挥重要的功能和作用。

  二、我国界别民主的发展困境

  (一)政协界别设置代表性不足

  政协界别一定程度上缺乏代表性,容易使缺位的阶层丧失话语权,其利益诉求则得不到有效保障。当前界别设置存在偏重精英阶层,忽略草根阶层的不足,遮蔽了草根阶层的声音,影响了界别民主利益协调的功能。

  (二)政协委员协商议政条件较为欠缺

  一些政协委员委员忙于本职工作,参政议政缺乏时间保障;个别政协委员发言不积极,对社情民意的调研不深入,撰写的提案针对性不强;个别政协委员甚至顶着委员的名号却没有委员的作为,不能很好地发挥建言献策的作用,个别界别政协委员与群众联系不够紧密,这影响了政协委员参政议政能力,浪费了政治资源。

  (三)界别协商的组织保障存在不足

  目前政协界别组织程度相对松散,缺乏专门的组织机构和规范统一的工作制度;组织体系和领导体系不够完善,成员的同质性程度较高,涵盖范围过大过宽,委员之间沟通不畅,导致职业性界别很少会以界别名义提出提案,更多的是委员个人独立参与,影响了界别民主的发展。

  (四)界别协商的制度化水平有待提高

  政协各界别的协商民主多是一种功能性参与而非制度性参与,协商随意性大,协商议题主要由党政部门决定,协商议程也多由党政部门安排,协商自主性不高。界别协商中还存在以通报代替协商,以个别问题的交流代替重大问题的协商,协商结果得不到贯彻落实的现象。同时,界别协商的结果往往取决于领导重视程度,制度化水平不高。

  三、发展界别民主的路径选择

  (一)顺应时代发展要求,合理调整界别设置

  一是要适当调整部分界别,把一些交叉重叠、性质相近的界别进行合并。二是将现有的经济界分拆为公有制经济界和非公有制经济界。三是改革界别委员的层次结构,提高各界别中委员的代表性。四是与时俱进,适当减少“官员委员”比例,增加新兴阶层、“草根”阶层的委员安排。

  (二)增强政协委员界别协商能力,充分发挥其参政议政的作用

  首先,要引导广大政协委员切实增强界别民主意识,树立高度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其次,要强化政协委员的理论学习,尊重和保护政协委员的各项民主权利,积极为政协委员履行职责创造良好条件。第三,要在政协委员的产生、管理和服务等环节上,突出界别性要求,通过宣传引导强化政协委员的界别协商意识。

  (三)加强界别组织建设,提高界别组织活力

  一是要建立政协主席、副主席分工联系界别制度,加强对界别协商工作的领导和指导。二是要建立界别与党政部门的对口联系制度,进一步扩大知情问政渠道,促进协商成果转化,有效发挥界别协商作用。三是要建立专门委员会联系界别制度。四是建立界别活动小组。

  (四)彰显界别特色,创新政协界别活动平台

  首先,搭建协商议政平台,强化界别参政议政的作用。其次,搭建民意表达平台,发挥界别社情民意整合功能。第三,搭建跨界别活动平台,优化界别互动沟通的效应。第四,进一步规范界别工作制度和工作方式,完善界别召集人、专委会联系界别、委员联系界别群众的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