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政治协商制度法治化的若干思考

发表时间:2017-11-01

  政治协商制度法治化是政治协商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的必然要求和最终结果。政治协商制度法治化的根本目的,是保障政协依法履行职能;政治协商制度法治化的核心,在于依法规范政治协商制度的运作过程。

  一、实现政治协商制度法治化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第一,政治协商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建设的核心问题,就是法治化。政协履职的对象并不是政协自身,而是特定的外部组织――中国共产党组织以及全国及地方国家机关,并且主要是后者。就政协有关的规范而言,《政协章程》属于政协的内部规范,主要是规范政协自身行为;中共中央制定有两个“5号文件”,可以规范各级党组织与政协之间的关系。那么,政协与国家机关(包括人大、政府与司法机关,尤其是政府)之间的关系又如何调整呢?而且,目前政协在履职方面所面临的问题,并不是政协自身的问题,恰恰是政协履职所指向的对象“无法”按照法定程序办事。例如,政府对待政协的监督意见,按照什么样的程序、如何进行处理,确实没有相应的法律规范可依。

  第二,协商民主需要法治保障。人民政协在我国协商民主发展中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人民政协协商民主的发展决定着我国协商民主的走向。就协商民主自身而言,以科学的法律制度和程序规则来规范协商民主,无疑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程序公正是民主政治的重要原则,有必要从立法、决策及会议等各个不同的层级规定协商的程序,并严格依照先定的程序展开,从而达到平等对话、有效沟通的效果。

  第三,政协的“依法参政”和“依法履职”需要法治保障。由于缺乏相应的法治保障,政协履职的实际效果往往得不到充分体现,协商仅仅成为“听取意见”;想到了协商,想不到不协商;高兴了协商,不高兴了不协商;领导人有空就协商,领导人忙了就不协商。协商的结果缺乏保障,是否进行协商、对政协委员的意见和建议听不听、采纳不采纳完全取决于相关部门的领导人。同样,由于缺乏有效的法律保障,委员在履职过程中的合法权利常常得不到应有尊重。

  二、政治协商制度法治化的路径选择

  当前,应着重对以下问题做出规定和完善:

  第一,人民政协的组织机构。依法对全国及地方各级人民政协的组织机构设置、任期、委员协商产生的程序、人数,以及常委会的组成和各专门委员会的设置等,作出明确规定。尤其是委员界别的设置,依法规定界别的产生依据和性质、明确基本的界别构成、依法界定界别的特征等。    

  第二,人民政协的基本职能。将人民政协的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这三项基本职能及其内涵以法律形式明确予以规定,并且对人民政协履行上述职能的基本方式作出规定,不仅能够使人民政协履行职能有法可依,而且能依法得到保障。

  第三,人民政协履行职能的基本程序。(1)协商程序。通过立法对政治协商的内容、形式、程序、协商成果的运用、法律责任及法律保障措施等作出明确规定,真正实现决策机关“不经协商不决策”、“协商于决策之前”的原则;(2)监督程序。通过立法对人民政协民主监督的权限、依据、标准、目的、内容、形式、程序、法律责任等,作出法律规定,使政协的民主监督走上法治轨道。此外,对于违反协商与监督程序所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也应当有明确规定。

  第四,委员的权利与义务。首先要立法保障委员以下几方面权利:一是知情权。知情权是委员对国家重要决策、政府重要事务及与公共利益密切相关的重大事件了解和知悉的权利。除要求国家机关对委员公开政府信息外,还应赋予政协组织主动约见相关部门负责人通报情况的权利。二是建议权。委员可以依照法定程序对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工作提出意见、建议和批评,对于委员的意见、建议和批评,相关国家机关应按照法定的程序认真研究办理,并将办理情况反馈给委员。三是言论免责权。言论免责权对于委员畅所欲言地发表批评性意见,起着重要的保障作用。在依法保障委员权利的同时,应当明确规定委员应当履行的义务。委员的义务主要包括两方面:一是作为委员所应当履行的义务,包括出席政协会议、参加政协组织的视察等活动。对履行义务不积极的,应当依法予以惩戒直至取消其委员资格;二是在履行职能过程中所应当承担的义务,如保守秘密、不利用委员的身份谋取不当利益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