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智慧政协”防控疫情 用政协智慧保障人民健康(九十九)

发表时间:2020-04-01

  编者按:

  1月26日,市政协发出《关于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要求积极发挥政协界别作用和政协委员优势,在智慧政协平台开设防控疫情协商建言专栏和委员群众面对面“服务在线”专栏,开展咨询服务,科学宣传疫情防护知识,为战胜新型冠状病毒献策出力。本栏目将陆续推出有关建议,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贡献政协智慧和力量。

  
关于明确将因履行工作职责导致感染恶性传染病列入工伤认定范围的建议

    民革党员、青岛市社会保险事业局主任科员、公职律师王一华反映:在抗击新冠病毒疫情期间,出现不少医护人员和参与防控工作人员感染现象,然而对这部分人员的工伤认定却存在问题,建议在重大公共卫生事件中,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恶性传染病的情形纳入职业病范围,从而进行工伤认定

    按照《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职工患病的只有在两种情况下才能作为工伤处理:一种是职业病,一种是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内抢救无效死亡。基于以上规定,职工因履行工作职责导致感染恶性传染病的,如果不属于职业病,不能被直接认定为工伤。而新冠、非典等并不属于职业病范围,不符合直接认定工伤的情形,这显然是不全面和不合理的。

    2020年1月23日人社部会同财政部、国家卫健委发布的《关于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有关保障问题的通知》,该通知规定在此次新冠肺炎预防和救治工作中,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冠肺炎或因感染新冠肺炎死亡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但该文件并非法律、行政法规,只是政策性文件,不具有法律强制力,不能作为认定工伤的依据。从实践情况来看,如武汉市人社局对李文亮医生的工伤认定,还是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规定的“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情形,认定其为工伤。此种做法,与2003年非典疫情中医护人员因感染非典而认定工伤的处理方式一致,但显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为此建议:在重大公共卫生事件中,将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恶性传染病的情形纳入职业病范围,从而进行工伤认定。

    一、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相关内容。《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第二条第二款将职业病定义为企业、事业单位和个体经济组织的劳动者在职业活动中,因接触粉尘、放射性物质和其他有毒、有害物质等因素而引起的疾病。这一定义并未包括因接触传染病病毒的因素引起的疾病,建议增加“因接触传染病病毒”这一致病因素。同时,因职业性传染病具有不可预见性,而职业病目录只能纳入现有已知的疾病,如本次的新冠病毒所致肺炎,因此建议第二条再增加一款作为第四款“在国家重大公共卫生事件中新发现的传染病,经医疗卫生部门确认属于重大传染性疾病的,即时纳入职业病目录。”通过以上修改,能够使得修改《职业病分类和目录》具有明确的法律基础。

    二、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相适应,适时修改并完善《职业病分类和目录》,增加职业性传染病病种。按照我国2013年《职业病分类和目录》(国卫疾控发[2013]48号)的规定,职业病分为职业性尘肺及其他呼吸系统疾病、职业性皮肤病、职业性眼病、职业性耳鼻喉口腔疾病、职业性化学中毒、物理因素所致职业病、职业性放射性疾病、职业性传染病、职业性肿瘤、其他职业病等10类职业病,其中职业性传染病包括炭疽、森林脑炎、布鲁氏菌病、艾滋病(限于医疗卫生人员及人民警察)、莱姆病五种,职工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恶性传染病的情形并未包含在内。2015年2月6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了《关于加强传染病防治人员安全防护的意见》(国办发[2015]1号)第七条规定:完善传染病感染保障政策规定,将诊断标准明确、因果关系明晰的职业行为导致的传染病,纳入职业病分类和目录。然而时至今日,《职业病分类和目录》并没有及时跟进更新。因此建议及时更新《职业病分类和目录》,将因履行工作职责导致感染的恶性传染病列入职业病范围,并可以参照艾滋病职业病的确认条件,将患病人员限定在重大公共卫生事件中参加预防和救治工作中感染传染病的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范围。